西溪印象将心性涤净

类别:经典短句 | 发布时间:2020-01-21 | 人气值:599
  “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”,杭州自古以来就被誉为人间天堂。“天堂”之景,皆以西湖为甚,大凡游览杭州之人,多奔西湖之名而来。如果说西湖是杭州的眼睛,吸引着古往今来的四方之客,那么,我更愿意把我的眼睛投向这个城市之肺——西溪。
  所谓西溪,就是位于杭州西部的西溪国家湿地公园。宣传招贴画上说西溪与西湖、西冷并称杭州“三西”,文化底蕴深厚、自然景观质朴,且与西湖近在咫尺等等,其实这些对我来说,都无关紧要,她吸引我眼球的真正原因是在一个以房地产业著称的城市之中,竟活着这样一块面积达十多平方公里的城市湿地,我不得不为城市经营者们的胸襟所折服。
  与其说是感慨,不如说是惊叹。于是,揣着这份先入为主的欢喜,借着去年暮春时节一个午后的暖阳,第一次叩响神交已久的水乡。
  来到西溪,因不曾作饕餮风光的预设,所以单纯的只为一脉水韵。就三五个好友,携一壶清茶,借一条摇橹小舟,挣脱古朴的河港向水的深处延伸。
  一水摇来,只见洲河随意交错,却玲珑有致,我一下分不清是小洲将水域挤成小河,还是小河在大地上划出小洲,池塘串着池塘,湖漾依着湖漾,沼泽平躺着,水草肆无忌惮地蔓延,杂树一如自信的夹岸相迎,零星的小楼点缀其间,几座木桥连接彼此,浑然一体的样子。与其说是小舟载着我摇入西溪,还不如说是我不幸坠入了尚未雕琢的江南,而不能自拔。
  倚靠在舟舷上,我不说话,周围的人也不说话,想是他们和我一样,怕那人间的杂音搅浑了西溪的风。风很细,透着野花水草的记忆;风也很静,只有橹桨破水时的微澜和偶尔的水鸟扑哧。就在瞬间,我与西溪合而为一,之前曾被掏空的心情,开始充盈起来,放纵地啜饮着这生在城市却远离尘世的神韵。
  几乎穷尽一个下午的时光,西溪的水似乎还没有穷尽,我掬起一手的河水,擦拭心口。我知道,这河水看起来虽然有些浑浊,却能保持我健康的心情。其实,淌在一午的西溪水韵里,就象是一个轮回,将心性涤净,当爬上河岸,一种脱胎换骨的舒畅传遍全身。
  这个暮春,我再次登上西溪的摇橹小舟,风一样的细,水一样的真,只是多了一场雨。雨中的西溪带着几分羞涩,犹如她水上的茭白和菖蒲,带着春的娇嫩。而我看她,就象岸边那串串熟透了的野果子,近在咫尺,也不忍触碰。
  摇橹小舟载着我和雨水,依然走过那条水路。穿过雨帘的朦胧,我突然看到迎面而来的象是记忆的童年,那时侯没有喧嚣和势利,就像这静默的湿地,让我感到一种塌实和坦诚。我没有节制感情,而是让记忆随小舟漫游,任意西东。
  在浑然不觉之中,小舟乍停河港,记忆戛然而止。我举头望天,只见雨消云霁,天朗气清,不禁对同行者谓:如果说杭州是天堂,西溪则是天堂中的天堂;如果说“若把西湖比西子,淡装浓抹总相宜。”那么,若把西溪比西湖,铅华洗罢尽风流;与其说西溪是城市之肺,不如说是城市之心,其实,又何尝不是我之心呢?
你可能感兴趣的